保利協鑫劫後餘生再配股 散戶恐再變蟹戶

保利協鑫能源(3800)於去年11月奇蹟復牌,股價即日抽升超過八成,一眾散戶大難不死,再有後福。回望保利協鑫於2020年末牛市中仍能突圍而出成為當期股王,其實於財技面上早已做好部署,股票能短期抽高絕非守株待兔下的成果。

爆升之路早已埋伏

保利協鑫爆升的藥引於2019年早已埋伏,於2019年6月、2020年4月及2020年6月,公司分別配發新股8.24%、6.55%及6.55%,於複數效應下,共增發共23%股權,而且當時資本市場仍未留意此股,三次配股平均價約為0.28,與現時市價相差近十倍。於財技上,上市公司於股價低殘時頻密以一般授權配股,往往都被視為準備「做世界」,於股價低位以折讓價大批配股予友好方,一可將街貨比例「收乾」,二可減低友好方持倉成本,提高他朝離場「水位」。

導火線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經過多次配股後,貨源早已歸邊,但貨源歸邊從來只是財技股股價炒高的必要條件,對於當年市值約80億的保利協鑫,若股價要抽升,仍需令其於資本市場具知名度。恰好於2020年9月,國家主席習近平於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推行「碳中和」計劃,誓要減少碳排放量,大力推動光能質風能產業發展,早已貨源歸邊的保利協鑫再受惠於政策下,股價自然一飛衝天。另一有趣之處,保利協鑫於2020年6月最後一次配股,不出數月國家就力推新政支持光伏板塊,難免令人感覺過於巧合,部份人認為擁有軍方背景的公司主席朱共山早已收到風聲,及早部署。

保利協鑫董事長朱共山

傻人有傻福

好景不常,去年3月,公司帳目被會計師德勤質疑帳目,被逼停牌審查。公司因帳目問題遭停牌一般兇多吉少,但竟然能於7個月內更換會計師,妥善處理好帳目,再得到港交所及證監會首肯,實在是業界奇蹟。

復牌當日股票升超八成,更為重要的是保利協鑫由去年4月至10年共停牌7個月,正正避開港股環保能源板塊最慘淡的階段。一眾傻散「傻人有傻福」,高位接貨再經歷公司停牌仍能有驚無險下避過一劫,實屬罕見。

故事已完?

復牌不足數月,公司於去年12月再度配股,於股價高位$2.49配發8.13%新股,折讓2.4%。與早前低位配股不同,公司市值經多輪炒作後市值早已近700億,是次配股市值亦接近49億,有散貨之嫌,對於貨源較歸邊的股票,大股東突然於市場散貨會瞬間令市場沽壓過大,難以控制股價,所以莊家一般會選擇配股予第三方後再將股價控制於配股價範圍一段時間好讓友好方賣股套利,但當任務完成,股價走向實在難測。

保利協鑫的音樂椅遊戲樂聲已響,只適合緊貼市況的投資者於配股價範圍內作短期炒作,當音樂一停,一眾散戶恐怕又再變蟹民,惟恐不會再有上一次化險為夷的機會。

關於作者

Phemey P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