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的位置 : 首頁 > 傳媒訪問
東周刋專訪(刀仔鋸大樹-潘啟才)
作者 : | (人氣:4097) | 2015-06-16 20:57

東周刋專訪(刀仔鋸大樹-潘啟才)

Yahoo 新聞香港 --刀仔鋸大樹 潘啟才

Eastweek.com.hk 東周網--刀仔鋸大樹潘啟才 


2015年 6月17日

樓價和物價愈升愈高,人工一年卻加得幾巴仙,打工仔該如何為荷包增值?潘啟才告訴大家,股票也許是一條出路。「這個港股大時代唔入市就真係笨,點都入少少啦!」他說。

他開班教炒股,學費收過萬,仍吸引大批人報讀,開完一班又一班。他本人自四月港股升市以來,已賺過千萬,多過一般打工仔一世捱騾仔。「只是用教班賺來的錢投資股票,都無瞓到身。」

這招無本生利,是潘啟才做生意的宗旨。他曾幫特首梁振英打工,任職戴德梁行,年薪過百萬。二○○五年自組一人公司創業做經紀,無資金無寫字樓,但憑着三寸不爛之舌,創業不久已促成一單兩億美元的交易,佣金實收四百萬,相當和味。

「呢個世界好多叻人都是只諗唔做,我只係普通叻,但肯試、唔怕瘀,所以不會太差。」成功不靠父幹,只靠心口個「勇」字向前衝,潘啟才的經歷,完美示範刀仔的確可以鋸大樹。

撰文:石樂彤︱攝影:晉平安︱設計:梅振光

股市當旺,潘啟才開辦的投資課程班班爆滿。「課室收音不太好,坐後面聽得好辛苦,叫學生下個月開新班才報名,但他們等唔切。」課室位於佐敦的舊式商廈,裝修猶如補習社,每晚不少西裝友前來上課。三小時的課堂,人人聚精會神地聽書抄筆記。

「有律師、醫生、會計師,甚至上市公司高層,有些人上完堂,用了我套方法,睇中一隻股票,就贏了幾百萬。」他得意洋洋地說。逾萬元的課程,上完既沒有證書認可資歷,又無助升職加薪,但人人爭住讀,無非想在股市贏一筆。潘啟才單是收學費已賺個盤滿缽滿,而自四月起的大升市,其投資亦有過千萬進帳,他不時在facebook展示戰績,自我宣傳一番。

「我教炒股自己點可以唔炒?同人講都無說服力啦!我的投資組合公開畀人睇,有一個由兩年前二十萬開始,今日差不多贏到五百萬;另一個是半年前十萬元做本金,現在已有六十多萬。」

細價股吸金大法

股票價格可升可跌,投資者想低風險求勝,理應選擇大藍籌作長線投資,起碼唔會跌到渣都無,但潘啟才不同意:「買八號仔(電訊盈科)都輸死你啦,滙豐百幾蚊買到現在仍未返家鄉。股票有無風險係睇你幾時買,識得低位入,所有股票都安全。」

他的投資心得,是教人買入一跌隨時血本無歸的細價股。「傳統分析看公司帳目,如果生意向好,便買入股票,因為業績會反映在股價上。」他從前也跟隨這套分析,更曾修讀中大財務系碩士,但始終輸多贏少,直至三年多前接觸投資專家周顯的「財技分析法」後再自我分析,自此他便在股票市場贏到開巷。

「香港有一千七百隻股票,當中五、六百隻賺很少錢,市值很低,算是不好的公司,但它們有個特點,就是能在短時間升好多倍。」不理公司好醜,總之賺錢他就認為買得過。「分析它們的大股東,認為如果他花了好多錢做財技操作,想回本就要炒起隻股票;如在炒起前買入,就可以搭順風車賺錢。」

傳統分析讓數字說話,但潘啟才認為人性更易捉到路。「人叻極都是幾道板斧,若一道板斧成功的話,就會重複在不同公司使用,例如馬雲買的股票隻隻升到飛天,就可以有個判斷。」訪問上月中進行,他已預言當時停牌、股價九元的瑞東集團(376)會大升,皆因馬雲入股,結果六月一日復牌後勁升一倍半。

「這些股票的股價大多是幾毫到幾蚊,很便宜,輸極都是幾萬元,但若買中了,可能有十倍回報,你話搏唔搏得過?」他最叻一次,是一毫半買入光啟科學(439),等了年多,股價最高升到六元多,他買十萬賺三百萬。

我的老闆梁振英

細價股大上大落,隨時輸身家,未必人人受得起,但潘啟才卻很享受,皆因他早已嘗過人生高低起跌,練成金剛不敗之身。他自小在木屋區長大,靠在醫院做雜工的父親養活一家七口。他半工讀在理工學院測量系畢業,八六年加入仲量行,直到九十年代初轉行做地產代理,經歷樓市大時代。

但九七年樓價大跌,他瞬間由高峰跌入低谷。「生意唔掂,一堆樓輸剩住嗰層,好彩未衰到要跳樓,咪打工從頭來過。」他經朋友推薦加入戴德梁行,七年間由投資部職員做到廣州分店總經理,年薪過百萬,成功翻身,但他並不快樂,皆因以前做生意自由自在,打工卻要受制於老闆,更何況老闆是梁振英。

「有些老闆很易溝通,但和CY在酒店房飲住啤酒傾偈,都唔知佢諗緊乜。」他遂於○五年、即四十五歲中年又仔細老婆嫩之時再嘗試創業,決心回復自由身。

「做地產的人不會做金融買賣,做金融的亦不太懂地產,我兩邊都識少少,決定做地產和金融的中介生意。」他為求慳錢,不但沒租用辦公室,甚至連卡片都是自家設計兼用打印機印出來,如此山寨式經營,很難想像會成功,但偏偏他創業不久就做了單大刁,賺了四百萬元佣金。

「有次跟美林證券的人飲茶,說廣州有間酒店想放賣,問我有無盤。」他明明沒相關樓盤在手,但充大頭鬼說有,想做成生意。「即刻打電話問人有無酒店想放盤,有朋友識人在廣州天譽酒店工作,就跟他說:『美林證券有興趣想收購你間酒店,可否安排見老闆?』對方說很難,我就叫他盡量留住老細在公司,然後同美林講立即上去開會,幸好去到酒店老闆還未走,成功介紹雙方握手認識。」

酒店當然賣不成,但美林證券卻替酒店發行一筆兩億美元的可換股債券。憑着這吓握手,潘啟才的佣金便袋袋平安,過程明顯用了古惑招。「做生意就係要搏、小小機會就要去馬,我係講了少少大話,但無傷大雅。」他自鳴得意地反駁說。

零成本創業招數

除了充當中介人,他還替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前行會成員林奮強、紀惠集團行政總裁湯文亮等名人舉辦講座,一年收入就有二百萬元。「做生意咁多年,沒有一年賺少過在戴德梁行的百萬年薪!」他大笑說。在他的笑臉上,彷彿鑿住「錢好易搵」四個字,但觀乎其衣着和生活,其實相當平民化,家住藍田麗港城的他,剛購入一輛三十六萬元的二手日本車,已算是大升市的獎勵,名表、遊艇、跑車和名牌衫褲統統不見影,好像所有花錢的玩意,他都沒興趣。

「喜歡睇書和睇戲,每月最多買千多元書。太太有飛機恐懼症,所以對上一次旅行已是兩年前。」使費不多,他只享受賺錢過程,「我唔會清高到話不是為了賺錢,因為一個仔在英國讀心理學,另一個在香港讀設計,統統要錢。有了錢,就可以做些明知蝕但都想做的事。」

就像他最近跟周顯合作辦財經報《六合投資王》,他雖不肯透露投資金額,但眾所周知搞傳媒猶如燒錢紙。「周顯想搞,大家老友咪一齊搞,幾過癮!」五十五歲的他仍大計多多,除了開班授徒,還投資開發股票資訊系統,希望有朝一日上市。「幫投資者找出一些爆升股,收取每戶每月四百元,剛剛推出已有二十萬收入;如果做得好,相信兩、三年後可上市。」

上市是無數生意人的心願,但願望成真有幾人?潘啟才相信自己能夠再一次刀仔鋸大樹,如願以償。

由股壇新丁變身專家教人,潘啟才只用了短短三年多,「如果同人講賺了八位數字就滿足,真係唔識就嚇死、識就笑死。大把炒股人賺緊九位、十位數字,千萬只是很基本的數目。」

九七年他獲梁振英親自聘用,但打工七年跟對方仍不稔熟,「無見過佢老婆仔女,以前都唔知佢住邊,直到他的山頂大宅被揭發僭建才知道。」

相比全職炒股,潘啟才更喜歡開班授徒,「齋炒好似無咩貢獻,教人投資賺錢點都有些貢獻吧!」

他曾出書分享炒股和創業心得,「做生意係唔使用錢,只靠人脈和時間。」

周顯(左)可說是潘啟才的炒股伯樂。「三年多前看他的《炒股密碼》,覺得個思維好有智慧。」

潘啟才衣着普通,覺得「先敬羅衣後敬人」的思維已過時,「架車再靚又點?老闆架架都是法拉利,他們不會睇你行頭,只睇能力。」

最近股市大升,不少人都獲利離場,但潘啟才認為後市仍可再上,「每次爆升前恒指一定高過上次高位,現在才二萬七千多點,離○七年三萬二千點還有四千多點距離,超安全。」


掃描 19.jpeg

22.jpeg

Unknown.jpeg

44.jpeg

-->
免責聲明:以上的推介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涉及風險。